日本游戏公司看台湾人才:资质很好,可惜较缺乏开发原创游戏的经

在 〈「要运用游戏的力量,把世界变成更幸福的地方」——专访 Akatsuki 共同创办人香田哲朗 〉 中,香田先生谈到台湾与日本游戏产业的现况与差异。当天他穿着西装,表面上与我们印象中严谨的日本企业相去不远。但在访问完成之后,请他拍照时,他与下属嬉笑打闹的模样,又毫无防备的透露了这间公司的年轻本质。而事实上,1985 年出生的香田哲朗,今年也才不过 29 岁。

日本游戏公司看台湾人才:资质很好,可惜较缺乏开发原创游戏的经
Akatsuki 共同创办人、营运长香田哲朗先生。

在这一部分的访谈中,香田先生会与我们谈谈台、日两地游戏产业人才上的差异,并且从 Akatsuki 的角度出发,谈谈优秀的游戏工程师该具备何种特性。

基本战略:创新与全球化

除了目前的日本与台湾,Akatsuki 未来也可能将据点设立在美国、欧洲、东南亚、中国等拥有、或是未来市场可能会大幅成长的地区,也不排除在这些市场进行併购、业务合作或共组合资公司。

香田先生强调,Akatsuki 的基本战略是创新与全球化。「要创造出世上没有的产品」才是最重要的。为此,Akatsuki 需要优秀的团队,而优秀的团队则是需要「累积」的。若产品在日本开发,那就由台湾将其全球化,将来也希望能把在台湾进行开发的产品卖向日本,甚至其他国家。

要谈创新,不可或缺的就是人才。

台、日游戏产业人才差异

香田先生指出,以日本来看,手机游戏业者与网路业是非常接近的,起因于带起日本手机游戏的始祖 GREE 和 Mobage 这两家皆是网路公司,而其他製作游戏在他们平台上发行的公司,也多半是以网路为主的公司。

以台湾来看,所谓游戏业,通常是经历过 PC 或单机游戏的人员较多。香田先生认为,台湾的优势在于拥有许多经验丰富的 Unity 等引擎相关的工程师人才。另外,由于日本人材的流动性较低,因此少有人转职到新的公司。而台湾的人才流动性相当高,因此我们相信只要公司好,就能募集到丰富的优秀人才。

惟香田先生觉得比较遗憾的是,台湾较为缺乏开发过原创游戏的人才,而且大多不太习惯较为现代的开发风格。

放眼东南亚

不只在台湾,Akatsuki 目前也有计画开始在东南亚徵才。在前一篇专访中香田先生提到,儘管现阶段东南亚手机游戏市场的玩家单一付费力并不高,但非常看好两、三年后的发展,因此提前锁定人才也是必要的。其中台湾子公司这边是以英文作为主要沟通语言,对于来自东南亚的员工较能融入环境。

将在台湾大举徵才

现在 Akatsuki 的员工平均年龄 27、28,扩张到东南亚的策略不变,求才若渴,渴盼的是那些正要振翅高飞的年轻人,他们準备在台湾徵召 40 个人,目前已有才刚毕业的菜鸟等 20 名员工加入。未来他们要找寻的人才涵盖企划、美术、设计等等。而对于一间自诩新创的公司来说,首要徵求的对象莫过于工程师。

香田先生相信,台湾是一个具备一定规模、各国游戏龙争虎斗的市场,可以让 Akatsuki 学到非常多东西,他认为台湾游戏产业拥有经验丰富的从业者,也有许多优秀的大学,他们期待找到优秀的年轻人加入,目前也已经有一些刚从大学毕业的社会新鲜人加入团队了。

在 Akatsuki,员工可以自由参加、组成社团,自由使用公司分配的预算举办活动。每个月 Akatsuki 会举行一次类似家庭日的庆生会,员工可以邀请家人或是男女朋友来参加;一年会去箱根等温泉胜地进行三次左右「集训」,藉此增进员工之间的感情;当然还有让大家彻底放鬆的员工旅游。更重要的是,为了长期留住员工,在育儿、健康方面也有相关制度。未来在台湾子公司预计也会比照办理。 但我们忘了问台湾子公司温泉集训是不是也会去箱根。

游戏工程师一定要热爱玩游戏吗?

对于工程师,他们非常重视基本素养,强调「重用确实理解基本电脑科学的人」。写程式只是基本,优秀的工程师还得站在使用者的立场编写程式,为了带给玩家「有趣」的感受,程式码必须面面俱到,至于工程师本身需不需要非常热爱玩游戏,反而还只是其次。Akastuki 的精神是,製作出来的游戏是不是「能让自己也感动」。香田先生说,员工具备这样的感性是必要的,但不必限于游戏,若是能由漫画、动画或是各种创作中获得感动也很好。

上篇说过,Akatsuki 热衷举办骇客松,希望招揽各式各样的人才激荡火花,抢先让五花八门的新奇技术,例如今年被 Facebook 收购的头戴式虚拟实境装置 Oculus,运用在他们开发的游戏中。

游戏製作人

另外一种 Akatsuki 特别重视的人才则是游戏製作人。若说工程师是尽情挥洒创意开发游戏的人,那幺製作人就应该是能「把游戏包装成畅销产品」的角色,将游戏的魅力引导到极限,传达给使用者。他们心目中,出色的製作人应该要能「平衡游戏的创造性与商业性」,擅长沟通是必备条件,更完美的则是同时拥有开发与销售游戏的经验。

香田哲朗非常期盼招募台湾人才,也对台湾培养出来的游戏开发者很有信心。进入手游时代,台湾成为各国游戏业者群雄割据的市场,在香田哲朗眼中,台湾特殊的环境是「非常值得一探究竟的地方」。

游戏开发就像打魔王、救公主
日本游戏公司看台湾人才:资质很好,可惜较缺乏开发原创游戏的经

「奖金跟福利永远也发不完。」香田先生认为,与其单纯发给员工奖金,应该找出更能激发员工热情和动力的诱因。在绩效管理方面,Akatsuki 会让管理者与员工一起讨论、制定目标,而不是单纯由上到下地制定年度目标。香田先生解释,开发产品就好比在玩一款 RPG 游戏,员工们是游戏里要打魔王救公主的勇者,一路上必须不断寻找伙伴、提升自己的能力来过关斩将,这才是 Akatsuki 想要为员工塑造的工作环境。

「广告性感就有会吸引玩家」这样的想法太简单

香田先生也与我们分享了未来 Akatsuki 在台湾的行销策略。他分析,在台湾重要的是线下的宣传以及透过玩家来推广产品。台、日两国相同的部分在于电视广告,有鑒于电视广告在日本非常有效,在台湾也会看时机刊登电视广告进行大规模的宣传。

可能有一些读者在上网时有注意到,台湾游戏厂商在推广游戏时,在广告方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游走在尺度边缘。这点香田先生说日本其实也有,但他认为「够性感就会有使用者」的想法太简单了。Akatsuki 也有所谓美少女游戏,但尽可能的不让它过度性感,以维持它的形象。

「靠抄袭成功赚钱也不会有一丝喜悦」

熟悉游戏 app 的玩家应该不难发现,目前市面上充斥着非常多模仿产品,甚至连走红的模仿产品都有一系列模仿产品。举例来说,益智游戏「Threes」的模仿者「2046」就有一大堆类似的游戏在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上架;前一阵子引发话题的「Flappy Bird」在两大平台上也有数十种模仿产品,一不小心还可能以为本尊才是抄袭者。

关于这点,香田先生则说:「如果是抄袭,就算成功赚钱我们也不会有一丝喜悦。我们思考的是,如何製作出创新、让玩家感动的产品。当然多多少少会参考其他作品的特性,但我们不可能製作无法令自己感到骄傲的作品。」

《跨越国境与组织,串起游戏开发的美好 – 专访 Akatsuki Switch 晓数码黑客松活动》

《「要运用游戏的力量,把世界变成更幸福的地方」——专访 Akatsuki 共同创办人香田哲朗》

《国际化是游戏产业未来唯一主流 Akatsuki 晓数码:台湾是我们迈向国际化基地首选》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日本游戏公司看台湾人才:资质很好,可惜较缺乏开发原创游戏的经
日本游戏公司看台湾人才:资质很好,可惜较缺乏开发原创游戏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