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经济增长的一大隐患低生育率

中国正接近面临“人口定时炸弹”问题。再过1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超过美国人口总数。中国劳动力正在萎缩,而新生儿数量不足。

可是就在去年,当教授LiYuanyuan怀上第三个孩子时,她在青岛的僱主要求她终止妊娠,不然就得辞职。她拒绝了这一要求,但压力让她噩梦连连。她在怀孕期间说:“我怎幺能不担心呢?我们最终可能要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抚养三个孩子。”

中国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中国夫妻目前仍不能多生孩子,而解决中国人口急剧老龄化这个问题得靠孩子。

一些专家多年来一直认为,随着科技进步推动生产率提高,人口增长放缓可能有助于缓解中国创造新增就业的压力。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老龄化问题是中国长期经济健康的一个隐患,在中美贸易冲突加剧之际,对中国在资源、技术和工业方面的全球抱负而言,这可能是一个痛点。

中国官员一直在“软化”生育限制,并表示不愿对这个长期以来的政策作出突然巨大的调整。一些人口统计学家称,这些措施太缓慢,无法扭转老龄化趋势。

儘管在2016年废除独生子女政策后,中国所有夫妇都可以生育两个孩子而不会受到处罚,但计划生育方面的法律规定,生育超过两个小孩将面临处罚。地方政府部门的执法方式通常是罚款,而事业单位则常常强迫妇女遵守生育方面的限制。

立法者、研究人员和父母警告称,中国不能採取这样强迫的方式。反对生育限制的人士希望中国在2018年取消一切生育限制。

但中国政府不能完全放手,继续干预生育,一些人口统计学家称,计划生育政策原本就是以猜测为基础,即使在40年前也没有必要。

中国在3月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确实暗示将出现重大政策变化,宣布将取消执行生育政策的官方机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并组建一个新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但政府并未承诺取消生育限制。

这让一些父母困惑不已,包括一位34岁的中国南方女商人。这位不愿透露全名的Cai姓女士对全国人大的消息感到兴奋,但同时也被弄糊涂了,她想知道自己是不是不再需要为去年出生的第三个孩子缴纳约12,000美元罚款。她说:“这是不是意味着现在生三孩合法了?”

华尔街日报:中国经济增长的一大隐患低生育率

2016年,北京一家妇产中心的护士抱着婴儿。

几年前仍在实行独生子女政策时,Cai和她的丈夫为生育第二个孩子借债支付了7,000美元罚款。而面对当地计划生育部门对她们第三个孩子的更高额罚款,她卖掉了在福建省的服装店。

她表示:“养这几个孩子已经够困难了,我们不知道该怎幺办。”

当被问到卫计委将有什幺样的变化以及中国是否打算取消所有的生育限制时,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回答说,将继续与卫计委进行沟通和联繫。

计划生育官员告诫称,生育政策的改变不宜过大。担任卫计委副主任的王培安去年对《华尔街日报》(TheWallStreetJournal)表示,中国的基本现实是人口庞大;中国政府一直在以一种渐进、谨慎、现实的方式调整、改进计划生育政策。

王培安去年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不缺劳动力数量,以后科技水平发展了,劳动力数量就更不是问题。

他表示,中国的人口不缺数量,不光现在不缺,未来几十年,未来100年都不会缺人口数量。

目前尚不清楚王培安在政府机构改革后的职位。对于将来的职能範围或王培安的工作安排,卫计委并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的劳动力正在萎缩,人口也在迅速老龄化,儘管这是一个明显的人口趋势,但中国却一直坚持与之相悖的计划生育政策。根据官方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年抚养比将由目前的2.8:1达到1.3:1。

人民大学人口学教授顾宝昌等专家认为,无论政府现在採取什幺措施,对于明显扭转整体趋势而言都为时已晚,因为社会观念的影响太深。郭宝昌称:“政府应该在2010年以前就彻底放弃生育控制。现在不管採取什幺措施,中国正在步入老龄化时期的趋势是无法逆转的。”

人口老龄化会给经济造成伤害,因为劳动力萎缩会推高工资,而老龄人口增加又对退休金和医疗支出构成更大压力。未来甚至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增长放缓和劳动力短缺或将导致中国数千万退休人员老无所养。

人口迅速老龄化是2017年5月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InvestorsService)下调中国主权评级的一个主要因素。穆迪曾称,预计照料老年人将侵蚀家庭储蓄和国库,加大政府偿还本已高企的债务的压力,预计今后五年中国潜在经济增速将放慢至5%左右。中国2017年经济增长6.9%。

穆迪主权风险分析师MarieDiron说:“中国的情况很有意思、很特别,因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大大提前了。”

面临劳动人口减少问题的国家往往试图通过提高退休年龄或依赖移民减轻老龄化影响。新加坡实行自由化的移民政策,给新生儿发放最高1万新加坡元(约合7,500美元)现金,并为父母提供多种子女健康和教育津贴。虽然新加坡生育率处于1.16的低水平,但人口不断增长。日本引导身体健康的退休人员重新开始工作,有时还藉助科技弥补老年人在工作方面存在的缺陷。

虽然中国是全球退休年龄最低的国家之一(平均退休年龄55岁),但在面临激烈反对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在逐步提高退休年龄方面行动迟缓。有关官员原本表示将在2017年提出延迟退休方案。但今年3月份“两会”公布的措施未提延迟退休,而只是表示,新设立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发展养老行业并进行医改。

过去的政策变化并没有改变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结束独生子女政策也无济于事。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在独生子女政策结束后的第一年即2016年,新出生人口较2015年增长130万,至1,786万,增幅不足官方预测值的一半。

华尔街日报:中国经济增长的一大隐患低生育率

专家称再过1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超过美国人口总数。图为北京一家养老院的老人们。

2017年的新出生人口放缓至1,723万人,远低于官方预计的超过2,000万人。

对于独生子女一代来说,一个孩子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中国的产假政策已经放宽,但一些女性表示休两次产假会妨碍事业发展。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AnAll-ChinaWomen'sFederation)的调查显示,在已有一个孩子的受访者中,53%的受访者不想要二胎。

哈佛大学(HarvardUniversity)中国问题研究专家MartinWhyte称,即使没有生育限制政策,中国的经济发展也会导致生育率下降。全球其他地方都出现了这种情况:当收入增长时,家庭规模会缩小。

Whyte称,如果中国现在放弃生育控制政策,中国会认识到其他国家已经得到的教训,即鼓励生育比限制生育的难度大得多。

人口数学

对中共领导人来说,人口数学从来都不简单。在中国共产党执政初期,毛泽东曾说过,“人多力量大”。

当中共努力建设经济之际,一些官员开始呼吁控制人口,以帮助中国赶上西方。1980年,邓小平推出了独生子女政策,他说:“我们必须这样做,否则,我们的经济不能很好地发展,人民的生活也不能提高。”

中国的生育率在1990年代初期降至生育更替水平以下,然后继续下降。然而,中国政府在2001年将该独生子女政策写入法典,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以提供一个法律框架。中国政府在2015年12月份修正了该法律,允许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孩子,但保留了违反生育限制的处罚规定,包括被称为“社会抚养费”的罚款。

各省市和乡镇都有当地的执法人员。通过要求公开相关记录从地方政府获得相关信息的律师吴有水估算,50万计划生育执法人员在数年时间里收取了数十亿美元的生育罚款。

曾负责实施计划生育政策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儘管政府已意识到需要放鬆控制,但不敢採取力度太大的举措。他称,中国的任何政策调整都是渐进的,关键是要确保政策的连贯性。

即使是“合法”生育,在很多公立医院分娩也需要书面证明。公立医院的护士和管理者表示,因为一些公立医院要求的生育注册需要提供结婚证,未婚妈妈无法在这些公立医院分娩。根据法院记录,计划生育官员可以要求法院罚没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人员的储蓄。此外,政府规定显示,计划生育政策执行情况在官员政绩评定中佔有重要份量。

地方执法

前述青岛教授LiYuanyuan称,当她拒绝放弃第三个孩子时,所执教的大学指责她只顾自己,不考虑领导的前途、学校的未来和同事的奖金会受到什幺影响。该大学一名发言人对记者以传真发送的提问未予置评。

在当地教会朋友的帮助下,LiYuanyuan一家后来搬去了菲律宾,她于去年11月生下了第三胎。

42岁的胡正高去年在回云南老家时因为计划生育遇到了麻烦。这位四个孩子的父亲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有天晚上当地政府人员来找他,说他违反了计划生育规定,将他带走并强制结扎。

他的遭遇在网上引发抗议。云南省卫计委后来发布通知称,禁止强行进行计划生育手术,相关人员的做法是错误的。

胡正高证实了其在社交媒体上的发帖,称不想谈论他的遭遇,也不会寻求赔偿。一名负责调查该事件的昭通卫计委官员表示,当地已向胡正高道歉;她没有进一步置评。

不过较富裕的中国人有其他选择。广州的博主邹悦于2016年在加州尔湾生下了她的第三个小孩。在国外生小孩通常意味着可以避免罚款。她表示,宁愿将钱花在美国,也不愿意支付罚款。

华尔街日报:中国经济增长的一大隐患低生育率

中国3月份实施的党政机构改革方案取消了国家卫计委的设置,将其职能併入一个新设立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但并未承诺完全取消生育限制。

习近平已暗示,他在考虑解决人口问题。他在2015年表示,中国需要增加新生人口。去年10月份,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略去了通常会提到的计划生育问题。

中国3月份实施的党政机构改革方案取消了国家卫计委的设置,将其职能併入一个新设立的部门,这是迄今为止体现习近平担忧的最强信号。中国要完全取消生育限制可能需要对宪法进行修改。

独立机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forChinaandGlobalization)的特约高级研究员黄文政称,他认为习近平对人口问题的看法很明确,习近平更多地是将人口视为一种资源而不是负担。但黄文政表示,习近平当然不能轻易放弃计划生育政策,因为这幺做将是对其前任政策的重大改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总部设在北京;黄文政同时也是一家进行全球投资的对沖基金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现在居住在美国的中国问题研究人员易富贤认为,中国夸大了人口数量和生育率(即女性一生所生子女人数)。中共官方数据显示的中国女性生育率为1.5左右。他表示,对现有数据的不同解读表明中国女性的生育率只有1.05。

和全球其它地方一样,一定程度上受子女养育成本增加的影响,不愿生育多个孩子的意愿在中国大城市最强烈。上海的情况尤其不平衡,根据上海市政府的数据,该市生育率低,同时大约三分之一的市民年龄超过60岁。与之相比,根据纽约市政府的数据,该市65岁以上人群佔总人口的13%左右。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东北“铁鏽地带”省份辽宁省的生育率为0.74。儘管生育率如此之低,辽宁省仍对生育三孩的家庭进行处罚。据法院公开记录,一些夫妇因生三孩被处以逾人民币14.5万元(约合2.3万美元)的罚款。辽宁省卫计委未回覆记者通过传真发送的问题。

华尔街日报:中国经济增长的一大隐患低生育率

大连某家庭的三个孩子。这当中最小的孩子自出生起就被母亲藏在家中,以避免被罚款。

3月份两会採取上述举措后,一些人仍持怀疑态度,比如辽宁省大连市的一位母亲,她称自己生了第三个孩子后一直瞒着,以免罚款。她担心罚金规模是自己家庭年收入的五倍。

这位母亲说,即使两会后她也不敢联繫当地政府部门,只是寄希望于生育限制很快放开,这样她就可以“带孩子出门享受阳光”。

中国北方城市唐山的一名高中老师孙女士说,在3月中旬时发现自己怀孕数周。她现在已有两个孩子,分别是16岁和一岁半。她给当地计生部门打电话,询问两会採取的措施是否意味着允许生第三胎。

她说,当地计生部门告诉她没有任何变化。孙女士称,生第三胎除了要交罚款,还有可能让她丢掉教师这份体制内工作。

她说,几天之后,她服药终止了妊娠。她问道:“他们真的会在今年取消计划生育规定吗?谁能明确地告诉我?”

唐山市计生部门的一位发言人在3月份向《华尔街日报》表示,两会召开后,“我们仍在等待中央政府颁布新政策”,“目前第三胎仍是不允许的。规定就是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