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一个人到斯里兰卡环岛,语言不通,当地也没朋友,在遇上那场提心吊胆的小旅行后,我更森严戒备,不敢鬆懈,但是缘分,总是来得出其不意。

某个非常疲惫的午后,我搭上了往南的巴士,整个人因为有点中暑,昏昏欲睡,几站之后,一位阿姨坐到我旁边,问候了几句,便开始和我聊天。

阿姨和我妈妈的年纪差不多,对我这个外国人十分好奇,她亲切又温柔,我们聊的天南地北,虽然我有点精神不济,但却因为聊得很开心,而渐渐扫去这种疲惫感。

「今晚来我家作客吧!」没想到好客的阿姨突然这幺问我。

一开始我委婉拒绝,毕竟只能靠直觉,去判断这个认识不到一小时的人,是好是坏?对方真实的来历一无所知,说是既刺激却又有点危险,最后,我回想起自己曾对自己说的:「当心有疑虑时,交给直觉吧!剩下的运气靠的都是天命了。」于是我看着阿姨,卸下心防,厚着脸皮的去叨扰了。

公车到站后,天色已经很暗,我们必须先转搭嘟嘟车,穿越无数个没有路灯的小径,阿姨家在非常里面的小村庄,在去的路上,我非常紧张,也不断出现:「要是我现在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啊~」这类的想法,直到我们抵达阿姨家,她的家人全数列队迎接,一切就跟阿姨说的一样,她的家人都非常好客可爱。

洗去整身的疲惫与粘腻后,竟然是满桌丰盛的晚餐等着我,阿姨做了斯里兰卡的传统料理,有点偏向印度菜,主要是由捲饼(Roti) 和米饭、米麵包,和一些用咖哩调製的酱料,克难的背包客,像是饿昏头的牛,大口大口地吞嚥,同时又觉得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实在是太神奇太幸运了。(完全没想到睡醒之后肾脏可能会被卖掉?)

饭后,我们席地而坐,和他们一家人在客厅聊天,阿姨突然拿出好几本相册和我分享,开始细心地介绍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女儿的成年礼、妈妈六十岁大寿、和老公结婚等等,每张照片都充满着温馨感人的故事,记录着生活的点滴,伴随着晚风、月光及笑声,这晚非常温馨。

清晨,我们一边悠闲吃着早餐,一边等我晾在庭院的衣服乾,阿姨也不忘关心我昨晚睡得好不好,这景象既居家又惬意,很难想像我们才认识几十小时而已。

早餐结束后,阿姨带我到庭院附近晃晃,和我聊着她年轻时,是怎幺认识她的老公,他们的恋爱,后来结婚生子,搬到这边居住,而这间房子也是他们一起盖的,她带我到未完工的二楼,钢筋还外露着,和我说着,之后她想把二楼盖成小花园的事,并随手摘了一个水果送给我。

由于还有其他行程的缘故,大概上午九点多,我就得离开。和他们家人道别后,我写了一张小卡片给阿姨,但总觉得这短短几句话,实在道不尽我的感谢,和这场美丽的邂逅。

从邀请我去她家,到为我铺床、準备早晚餐,都让我觉得倍受贵宾般的招待,儘管一开始一定会有忐忑的心情,但在旅行中,本来就是要不断面临两难的局面,不管是相信人,还是提高警觉,都不是那幺容易。

如果,当初拒绝阿姨的邀约,也应该只是顺顺的,抵达另一个地点,但是,生活总是按照计画前进,或按照社会给予的期望进行,也太无聊了吧。

没有一定要按表操的课,也没有一定要买的车,更没有任何不能更动的行程。我们的命运及人生,都是取决于我们做的每个决定,当然,这决定的结果,可以非常糟,但人生就是「什幺都不做,也可能会发生悲剧,不如就尽可能的,活在快乐的当下吧。」

这次的沙发冲浪经验,绝对会是个美好的开端,做一件跨出舒适圈的事,你会发现,其实你是办得到的。

阿姨故事旅行斯里兰卡晚餐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