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才洋洋洒洒的议论着:台北之于自己,只是个暂时停泊的港口,但今天,却要回过头来,讚叹在我心中,无可取代的家乡特色:台湾美食。

当我在国外时,经常和朋友开这个玩笑,只是,心里渴望台菜的慾望,可是完全没在开玩笑。

虽然,心裏并不会特别想念台湾的环境与生活,但身体倒是很老实的,打开手机记事本,一项一项的记录着自己回去台湾,最想吃的是什幺。然后回到台湾,再一一完成那些待吃清单,摸摸圆滚滚的肚皮,除了爽快,没有别的。

台湾美食,在观光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个人,也很喜欢带外国朋友去逛夜市,体验各种特有、稀奇的台式小吃,最喜欢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逼他们吃那些他们不敢吃的食物,看到他们各种痛苦、狰狞或是出其不意的表情,都让自己对于生为一个台湾人,有种莫名的骄傲(?)

有一次,带一个外国朋友去逛亚洲夜市,当他看到肉圆、鹹酥鸡、麵线、蚵仔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好特别的料理法!」
我这才发觉,华人的烹饪方式的确花招百百种,有清蒸、红烧、糖醋、药炖,这些都是东方特有的文化,相较之下,西方的料理法就比较简单好上手,有的人觉得不过度加工、调味,才是最健康的饮食法,我也认同,但这些像是祖传秘方的独门料理法,却让我在国外孤独流浪时,夜夜思念,久久不能自己。

我的爸妈,也是一对非常重吃的夫妻,他们可以为了想吃某个特定的餐厅,从台北杀到彰化一天来回。小的时候,经常被爸妈这样带去遥远的餐厅,就为了满足口腹之慾,那时候并不了解,美食到底能让一个人,冲动到什幺境界?等到长到后,发现自己的个性,也会为了吃,通车一小时在所不惜,没想到,人真的会为了想吃某样东西,身体不听使唤地向它靠近。

台湾的历史短暂,又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影响,让台湾的多元,难以被归类。不管是建筑也好、社会价值观也好;有的时候,想要好好向外国人介绍台湾的历史,都没办法结语出属于台湾的道道地地。

有些人说:「多元文化的反面就是没有文化。」我个人对这句话带着几分认同,不过想想,世界上第一个人类,来自非洲,接下来的文化历史,都是你侬我侬,只有原创浓度的多寡之分,儘管台湾在各个方面,都受到了不同文化的影响,但是台湾美食,却是在各种大融合里,幻化出台式的原汁原味,这些老故事,逐渐变成属于台湾特有的味儿,就算身在国外,不争气地去了唐人街用餐,但家乡人情味,不是在家乡,就複製不了。

旅行令人回味无穷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一望无际的蔚蓝海平线,可能是高耸壮丽的峡谷高原,也有可能是各种好玩的观光体验。
我很常想念澳洲的海洋、纽约的吵闹、斯里兰卡的温度或柬埔寨的街道,但台湾的食物,却被我高高在上的捧在心头,任谁也取代不了。

虽然这些林林总总,大概只有出外打拼的台湾人,才会有所共鸣,但不管哪国人,不管你身在世界的何处,所谓「山珍海味,都比不上妈妈的味」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只有家乡,能炖熬出的儿时时光和生活写照,这些珍贵的点点滴滴,正是呼唤游子「回回老家吧!」的终极法宝呀!

这个週末,带你的外国朋友试一试台湾美食吧(点开看他们吃到臭豆腐的反应!):

台湾美食家乡外国文化複製历史